第四部 猎物 第7天 晚上11点57分

作者:[美] 迈克尔·克莱顿 | 发布时间:2017-09-29 23:07 |字数:4014

    时间已经很晚了。

    几乎是午夜了。整个房子里一片寂静。我不确定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孩子们全都病得非常历害,我给他们服用了病毒之后全都呕吐起来。我可以听到儿子和女儿在不同浴室里呕吐的声音。几分钟以前,我进去看了一下他们,了解具体的病情。他们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我看得出来,他们很害怕,因为他们知道我害怕了。我还没有告诉他们有关朱丽亚的事情。他们没有问。他们病得太厉害,现在不会问我。

    我最担心的是小女儿,因为我也不得不让她服用病毒。那是她惟一的希望。埃伦现在和她在一起,但是埃伦也在呕吐。小女儿还没有开始觉得恶心。我不知道这是福音还是凶兆。幼小的孩子对病毒的反应不同。

    我觉得我没有问题,至少现在还没有。我疲惫极了。我觉得自己整夜都在不停地打瞌睡。这时,我坐在这里,看着房后的窗户,等候梅的消息。她刚才跳出了后院栅栏,这时可能正在斜坡上的灌木丛中爬着;那道斜坡从安装着喷琳器的后院延伸下去。

    她认为在斜坡下面的什么地方冒出了时隐时现的绿光。我叫她不要独自一人下去,但是我太累了,无法和她同行。如果她等到明天,军方的人会带着火焰喷射器到来,把这里的一切全都烧光。

    军方对这一事件反应愚钝,但是我家里有朱丽亚的电脑,我在她的硬盘留下了电子邮件的踪迹。

    我取下了那个硬盘,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我复制了硬盘,把原件存放在城里的一个保险箱里了。我担心的其实并不是军方。我担心的是拉里·亨德勒和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的其他人。他们知道他们会面对多项骇人听闻的诉讼。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在本周将会宣告破产,但是他们仍然要承担刑事诉讼责任——尤其是拉里本人。如果他被关进监狱,我是不会哭泣的。

    梅和我设法弄清了过去几天里发生的大多数事情。我女儿身上的疹子是由伽马装配工——那种利用元件碎片组装成品分子的微型机器——引起的。朱丽亚从实验室回家时,伽马装配工沾附在她的衣服上。朱丽亚担心那种可能性;这就是她一到家就立刻淋浴的原因。实验室里拥有良好的清除污染的方法,但是朱丽亚在实验室以外和集群产生了互动。她知道存在着危险。

    不管怎样说,那天晚上她意外地让伽玛装配工溜进了婴儿房。按照设计要求,伽马装配工会破坏微型硅碎片,但是在遇到像皮肤这样具有柔韧性的物质时只是刺激它。那种感觉令人痛苦,并且引起某种没有见过——或者甚至没有被怀疑过——的微型创伤。难怪阿曼达会发烧。她没有出现感染,而是在皮肤上有一层正在不停噬咬的微粒。核磁共振成像仪立刻就治愈了她的病——在第一次脉冲出现时,她身上的装配工全都被吸走了。(显然,沙漠中的那个家伙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不知何故接触了一批装配工。他野营的地方距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的沙漠设施只有一英里远。)

    朱丽亚知道阿曼达遇到的麻烦,但是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反而叫来那帮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的清洁人员;我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半夜到了我家。只有埃里克一个人看见了他们,现在我知道他看见的是什么了。因为同一帮人几个小时以前来清扫了我的房子。同一帮人那天晚上我在公路上的面包车里也见过。

    领头的那个人身穿一件银色的防磁防化服,他看上去确实像鬼一样。他的银色面罩使他显得没有面部。他首先进入现场进行检查。接着,四个穿着连裤工作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进行吸尘和清洁。我告诉埃里克他做了梦,但是他并没有做。那帮人在阿曼达的床下留置了一个传感件,那是有意的,其目的是为了检测万一漏掉的伽马装配工残余。它不是平压装置,只是被组装成了平压装置的样子。

    当我最终了解所有这些真相时,我对朱丽亚隐瞒实情的做法感到非常气愤,对她让我担心的做法感到非常气愤。不过,她已经死了。现在生她的气已经没有意义了。

    埃里克的MP3播放器是被伽马装配工破坏的,沙漠里的那些汽车也是以同样方式被破坏的。那台核磁共振成像仪的情况也是如此。因为某种原因,伽马装配工破坏记忆芯片,却没有动中央处理器。我还没有听到对其原因的任何解释。

    那天晚上,在朱丽亚的敞篷车里确实有一个集群。它是她从沙漠中带回来的。我不知道她是否是有意那样做的。那个集群能够隐身,所以埃里克出去到汽车旁边观察时,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她开车离家时,我也无法确定自己看见了什么东西。那个集群还可能以奇妙的方式捕捉到了灯光。在我的记忆中,它有点像里基,但是时间很可能太短,集群还不能模仿人的外貌。那时,集群还没有进化到那么高级的阶段。要么,我可能只是看见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形状,我在嫉妒的心态下把它想像成了一个人。我觉得我没有瞎编,但是可能我那样做了。埃伦认为有那种可能性。

    出了车祸以后,朱丽亚叫来了清洁人员。那就是那天深夜他们在路上的原因。他们正等着到山坡下面去清理现场。我不知道引起车祸的原因,不知道它是与那集群有关,还是单纯的交通事故。现在没有人可以解答这个谜了。

    沙漠中的那座设施被完全摧毁了。主实验室里有足够的甲烷气来形成一个温度超过1,000摄氏度的大火球。任何生物材料都应该被彻底焚毁了。但是,我仍然担心。他们在废墟中没有发现任何尸体,甚至连尸骨也没有发现。

    梅把那种噬菌体带回了她原来工作的位于帕洛阿托的实验室。我希望她让他们认识到局势的紧迫性。她对他们的反应守口如瓶。我觉得他们应该把那种噬菌体放到供水系统中,但是梅说,氯会把它杀灭。或许,应该搞一个疫苗计划。就我所知,那种噬菌体可以起到杀灭集群的作用。

    我有时候会出现耳呜,这是一种令人担心的兆头。而且,我觉得自己的胸部和腹部有种颤动感。我无法说明这只是我的偏执想法呢,还是我的体内真的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努力在孩子面前做出一副勇敢的样子,但是其实是无法欺骗孩子的,他们知道我心里害怕。

    最后一个需要揭开的谜底是那些集群总是要返回实验室的原因。我当时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奥秘。我心里一直想着它,因为它是一种无法理喻的目标。它不符合掠食者与猎物之间关系的公式。掠食者为什么总是返回一个特定的场所呢?

    当然,现在回头去看,只有一个答案是可能的:有人故意编制了让那些集群返回的程序。那个目标显然是由程序编制员自己规定的。

    但是,为什么有人会在程序中编入那样一种目标呢?

    我在几个小时之前才知道了答案。

    里基向我展示的那一组编码并不是他们实际用于控制纳米微粒的编码。他不可能让我看到真正的编码,因为那样我立刻就会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手脚。里基根本没有告诉我实情。一直没有任何人告诉我。

    最使我感到恐慌的是我今天早些时候在朱丽亚的硬盘上发现的一封电子邮件。那是她发给里基·莫斯的,并且抄送给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的老板拉里·亨德勒,邮件概述了使摄像头微粒集群在大风中工作的具体方法。那个计划蓄谋将个集群释放到环境中去。

    那正是他们后来干的事情。

    他们佯装它是一次事故性排放,事故的原因是忘记了安装空气过滤器。正是因为如此,里基才领着我逛了一大圈,给我解释关于建筑承包商和通风系统的问题。但是,他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那次排放是精心策划的。

    它从一开始便是蓄谋已久的行为。

    他们发现摄像头微粒集群在强风中不能工作,于是便努力找出解决办法。他们没有成功。那些微粒体积太小,重量太轻——也可以说太愚蠢了。他们从一开始便遇到了设计缺陷,到那时仍无法克服它们。他们得到的数百万美元的国防项目化为乌有,他们无法摆脱困境。

    于是,他们决定让集群自己为他们解决问题。

    他们重构了纳米微粒,以便增强太阳能和记忆力。他们重新编写了控制微粒的程序,以便包括一种遗传演算法。而且,他们释放出纳米微粒,让它们繁殖和进化,以便观察集群是否能够学会自已存活。

    他们取得了成功。

    那样做太愚蠢,太冒险了。我不理解他们怎么会实施那项计划,完全没有认识到其后果的。与我在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见到其他东西类似,那项计划漏洞百出,技术不成熟,匆忙凑合而成,只是为了解决眼前问题,根本没有考虑到将来情况。那可能是处于巨大压力之下的典型的企业思维,但是在使用这类技术的情况下,它的危险性异常巨大。

    但是,事情的真相当然更为复杂。那项技术本身引起了那种行为,分布式智能体系统是自行控制的。那是它们的工作方式。那就是全部问题所在:你把它们建立起来,然后让它们自由行动。你养成了那样做的习惯。你养成了以那种方式对待智能体网络的习惯。自主性是问题的关键。

    但是将一个虚拟智能体种群放入计算机记忆中去解决问题是一回事,将真正的智能体释放到现实世界中去却是另一回事。

    他们没有看到两者之间的差别。或者,他们没有用心去考虑两者之间的差别。

    于是,他们释放了集群。

    这一点的技术术语是“自行忧化”。集群自己进化,运行不太成功的智能体死亡,运行更成功的智能体繁殖出后代。在10代或者100代之后,集群进化出一种最佳解决办法。一种最优解决方案。

    在计算机内部,这样的事情一直都在进行。它甚至被用来生成新的计算机演算法。丹尼·希利斯在多年以前进行了最初的尝试之一,其目的是为了优化一种排序演算法。希利斯希望了解计算机是否能够找到提高自身的方式。那一程序发现,一种新方法。其他人很快追随他的研究。

    但是,它尚未被用于真实世界中的自动机器人。据我所知,这是首次。可能它已经问世了,只是我们尚未听说而已。不管怎样说,我确信它将会再次出现。

    很可能为期不远了。

    凌晨2点。孩子们终于停止呕吐。他们已经入睡了。他们看上去很平静。小女儿也睡着了。埃伦的感觉仍然很糟,我刚才肯定打了瞌睡。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我惊醒了。

    我看见梅沿着我家房后的斜坡上来了。她和身穿银色服装的人在一起,还有SSVT团队的其他人。她正朝我走来。我可以看到她的笑脸。我希望她带来了好消息。

    我现在就可以使用某种好消息。

    朱丽亚的电子邮件原文说:“我们什么也不会失去。”

    但是,他们最终失去了一切——他们的公司、生命,还有其余的一切。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是,那个方法获得了成功。集群实际上解决他们当初要它解决的问题。

    但是,它后来却一直进化,不停地进化。

    而他们放手不管。

    他们不理解自己的行为。

    我担心,这一行文字将会出现在人类的墓碑上。

    我希望它不会。

    我们有可能幸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