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十九年之后

作者:J·K·罗琳 | 发布时间:2017-09-28 22:31 |字数:3133

    翻译:Neo,牙牙,荆棘鸟

    修订:catbay

    终审:vicky猫猫、日夜、山水梦行人、flying、天狼の影子

    秋天好像来得很突然。九月的第一个早晨如同苹果般清新。在清凉的空气中,汽车的尾气和人们的呼吸就像蜘蛛吐丝一样。一家子人正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向那烟雾缭绕的车站走去。父母二人推着两辆载满了沉重行李的小车,最顶上有两个大笼子,里面的猫头鹰愤怒的叫着,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在她的两个哥哥后面拖拖沓沓地走着,抓着她父亲的胳膊。

    “要不了多久,你也会去哪儿的。”哈利对她说。

    “还要两年呢,”莉莉不满地说,“我现在就要去!”

    路人好奇地盯着猫头鹰,看到这一家子人正在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徘徊。阿不思又开始再哈利身后嚷嚷着,他的儿子们仍在继续着从一上车就开始的那个话题。

    “我不会的!我不会被分到斯莱特林!“

    “詹姆,行了!”金妮说。

    “我只不过是说他有可能,”詹姆冲着他的弟弟笑了一下,“那也没啥不好的。他有可能会进斯莱特林。”

    但詹姆一看到他妈妈的眼睛就立刻闭嘴了。波特一家五个人走到了栏杆旁,詹姆带着点骄傲地看了看他兄弟,然后从妈妈手中接过了手推车,跑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消失了。

    “你们会写信给我的,对吗?”阿不思抓紧了哥哥不在的这一点时间,问他的父母。

    “每天都写,如果你想要的话。”金妮说。

    “才不要每天,”阿不思快速的说,“詹姆说大部分人大概一个月才收到一封家里的信。”

    “去年我们每周给他写三次信呢。”金妮说。

    “你不能相信他说的关于霍格沃茨的每件事,”哈利赶紧插话,“你哥哥他喜欢开玩笑。”

    他们并排推着手推车向前冲去,速度越来越快。当他们马上撞那堵墙的时候,阿不思有点想要退缩,但是他什么都没撞到,相反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现在他们一家人的面前,薄雾中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点模糊不清,而詹姆早就消失其中。

    “他们在哪?”阿不思焦虑地说,沿着月台摸索着路,凝视着那些模糊不清的人影。

    “我们会找到他们的。”金妮安慰道。

    哈利似乎听见了珀西用不大自然的声音大声讲述扫帚使用的规则,但是雾太大了,很难看清别人的脸。这真是个不用停下来打招呼的好借口。

    “我想他们在那里,阿尔,”金妮突然说。

    四个人从薄雾中出现,站在最后一节车厢旁边。当哈利、金妮、莉莉和阿不思走到跟前才真的看清了他们的脸。

    “嘿!”阿不思说,听起来他这下总算放心了。

    露丝已经穿上了崭新的霍格沃茨校袍,笑逐颜开的看着他。

    “车停好了?“罗恩问哈利,“我做到了,赫敏怎么也不相信我能通过麻瓜的驾驶考试,对吧?她认为我对考试官施了混淆咒。”

    “不,我没有。”赫敏说,“我对你完全有信心。”

    “事实上,我的确对他施了咒。”当他们正把阿不思的行李和猫头鹰抬到车厢上的时候,罗恩小声对哈利说。“我只不过忘了看观后镜,不过确实,我对他用了混淆咒。”

    当他们回到月台,发现了莉莉和雨果——露丝的弟弟,正在起劲地议论着,将来等他们到了霍格沃茨会被分到什么学院。

    “如果你不在格兰芬多,我们会剥夺你的继承权。”罗恩说,“但是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罗恩!”

    莉莉和雨果大笑了起来,但是阿不思和露丝看起来都很紧张。

    “他不是那个意思。”赫敏和金妮说道。但是罗恩不再注意他们了,他看到了哈利的目光,注意他正默默的看着在他们大约五十码开外的地方。雾气比刚才淡了一些,有三个身影在里面隐现。

    “看,是谁呀。”

    德拉科·马尔福站在妻子和儿子旁边,黑色的外套一直扣到咽喉。他稍微有点谢顶了,更显得下巴尖尖。那个小男孩可真像德拉科呀,就像阿不思像哈利一样。德拉科看到了哈利、罗恩、赫敏和金妮正看着他,稍稍点了一下头,就转过了身。

    “那就是那个小斯科普斯吧”罗恩屏住呼吸说,“你可要保证每次考试都打败他,露丝。感谢上帝,你继承了你妈妈的脑子。”

    “罗恩,看在老天的份上。”赫敏半嗔半笑地说道,“别让他们还没进学校就成了对头。”

    “哦,你说得对,对不起。“罗恩说,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又加了一句,“尽管如此也别和他走的太近了,露丝,如果你嫁给一个纯血种的,韦斯莱祖先们不会原谅你的。”

    “嗨!”

    詹姆又回来了,他已经放下了他的箱子、猫头鹰和手推车,看起来似乎带来了什么爆炸新闻。

    “泰迪也来到这儿了。”他气喘吁吁的说着,指了指身后的水蒸气。“我刚看到他了!你们猜他在干嘛?他在和维多利亚亲嘴!”

    “我们的泰迪!泰迪?卢平!和我们的维多利亚亲嘴!我们的表姐!然后我问泰迪他在干什么——”

    “你打断了他们?”金妮说,“你可真像罗恩……”

    “他跟我说他就是来送送她!然后让我闪开。他在和她亲嘴呀!”詹姆又加上了一句,好像担心自己说得不够清楚。

    “哦,如果他们能结婚那真是太好了!”莉莉心醉地低声说,“那样泰迪就真的成了我们家的一员了!“

    “他已经一周来我们家吃四次晚饭了。”哈利说“我们为什么不邀请他和我们一起住呢?”

    “耶!”詹姆兴奋地说,“我不介意和阿尔一起住,泰迪可以住我的房间!”

    “不。”哈利坚定的说,“除非我想把房子毁了,我才会让你和阿尔住在一起。”

    他低头看了看那曾经属于费比安?普威特的已经有点歪了的旧手表。

    “马上就11点了,你们最好赶快上火车。”

    “别忘了替我们给纳威问好!”当金妮拥抱詹姆的时候叮嘱他。

    “老妈,我可不能跟一个教授太亲近了!”

    “但是你是认识纳威的——”

    詹姆翻了翻眼睛。

    “那是在外面,对呀,但是在学校他是隆巴顿教授,不是吗?我可不能到了霍格沃茨还跟一个教授腻腻歪歪的……”

    他摇摇头,为了妈妈的不开窍,然后对准阿不思踢了一脚,发泄自己的不满。

    “回头见,阿尔,留神夜骐。”

    “我想它们是隐形的?你说它们隐形!”

    但是詹姆只是笑了笑,让他妈妈吻了他,给了他爸爸一个短暂的拥抱,就急匆匆的跑上了车。他们看到他挥挥手,就跑向了走廊里他的朋友们了。

    “夜骐一点也用不着担心。”哈利告诉阿不思,“它们是很温顺的东西,没什么好害怕的。而且,你不是坐马车去学校,而是乘船。”

    金妮吻别了阿不思。

    “圣诞节见。”

    “再见,阿尔。”哈利拥抱儿子时对他说,“别忘了海格邀请你们下周五去喝茶。别和皮皮鬼打架。在你学会了如何做之前不要和任何人决斗。别总让詹姆把你搞得紧张兮兮的。”

    “如果我被分到了斯莱特林怎么办?”

    他贴在父亲身边耳语着,哈利知道只有在离别的瞬间阿不思才真正地把害怕表现了出来。

    哈利蹲了下来,这样阿不思可以直视他。在哈利的三个孩子中间,只有阿不思继承了莉莉的眼睛。

    “阿不思?西弗勒斯。”哈利用除了金妮别人都听不到的声音说,但是金妮装作正在给刚刚上了火车的露丝招手。“我们用了霍格沃茨的两任校长的名字给你起了名字。他们中的一个就是一个斯莱特林,而他大概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但如果——”

    “那么斯莱特林会得到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不是吗?那没什么关系的。但是如果你真的很介意,你可以自己选择斯莱特林或者格兰芬多。分院帽会考虑你的选择的。”

    “真的?”

    “它对我就是这么做的”哈利说。

    他以前从来没有把这个告诉他的孩子,当阿不思听到时,脸上充满了开心的表情。但这时猩红色的火车就要关门了,家长们涌向前面给孩子们最后一吻,同时做着最后的叮嘱,阿不思跳上车厢,金妮把他身后的门关上了。学生们涌向了离他们最近的车厢,无数张脸,车里的车外的,看起来都转向了哈利。

    “为什么他们都这么盯着?”当阿不思和露丝看到四周的情况时疑惑的问道。

    “别担心。”罗恩说,“那是因为我,我实在太出名了。”

    阿不思、露丝、雨果和莉莉笑了。火车开动了,哈利退到了一边,看到他儿子瘦瘦的小脸正兴奋得发光。哈利一直微笑着挥着手,注视着儿子离开,尽管这看起来有那么点伤感……

    最后一缕蒸汽的痕迹消失在秋天的空气中,火车转弯了,哈利的手仍然举在空中挥动着。

    “他会没事的!”金妮低声说。

    哈利看着她,茫然地低下头,摸了摸额头上闪电形的伤疤。

    “我知道他会的。”

    十九年来,哈利的伤疤再也没有疼过。一切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