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攻击

作者:[美] 罗蒙德·E·菲斯特 | 发布时间:2017-09-17 18:52 |字数:8162

    卡琳清啸一声。

    她从下方刺出长剑,向对手的腹部发出致命的一击。柔兰德以剑身一记重击勉强避开了攻势,挡回了她的进攻。他向后跳去以花时间重新掌握平衡。卡琳借机再次向前进攻。

    柔兰德突然笑着飞身跃起,再次将她的剑磕向一旁,接着上前到她身旁。迅速地将他的剑从右手抛出换入左手,并一把抓住她握剑的手腕,猛地一拉,随即转身,几乎让她丧失平衡。而他已站到她的身后,将她抱住。他的左臂缠在她的腰际,小心地挪开手中长剑的锋芒,并紧紧地将她搂向自己。她奋力地挣扎,但是他站在她身后,卡琳除了愤怒地咒骂外别无它法。“这是个骗局!令人讨厌的骗局,”她不甘心地吵嚷着。

    她无助地踢打而柔兰德则笑个不停。“不要操之过急,尽避那看上去像是一个干净利落的杀招。你有不错的速度,但是你太性急了。学会忍耐。等待一个清楚的空当,然后再攻击。如果你失去平衡你就会死的。”他飞快地吻了一下她的面颊然后将她推开。

    卡琳蹒跚地前冲了几步,才从新恢复了平衡,然后转身。“无赖!你就不能堂堂正正地来吗?”她面向他,长剑在手,慢慢地在左侧划了一个圈。自她父亲走后,卡琳就缠着阿鲁沙叫柔兰德教她剑术。她的辩词是,“如果簇朗尼人冲进了城堡我该怎么办?用绣花针扎他们?”阿鲁沙虽并不认为她真的需要武器但经过长时间唠叨的折磨下也不得不妥协了。

    卡琳猛然从上方发出一连串狂怒的攻击,迫使柔兰德节节后退直穿过城堡后的小庭院,直到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贴在了矮墙上,才停下来等待着。她再次清吼一声,而他机敏地跨步至侧旁,让她的细剑直刺在了他身后的墙上。他随即跳向前,越过她,并在擦身而过时开玩笑地用剑平拍了一下她的臀部。“别丧失理智,否则你就会丢掉你的性命。”

    “噢!”她吼道,转过脸来正对他。她的表情介于恼怒与嬉闹之间。“你这讨厌的家伙!”

    柔兰德摆好姿势,脸上露出一丝嘲弄。她衡量了一下彼此间的距离然后开始缓慢地向前。她穿着紧绷的男式长裤——几乎让玛尔娜女士绝望——和男式束腰上衣腰间系着她的剑带。在过去的一年她少女的轮廓更加鲜明,而这身装束更凸显了她的身材。现年已十八岁的卡琳,丝毫没有表现出少女的形象。她穿着特制的黑色高筒靴,当她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时,鞋跟小心地敲打着地面,她长而乌亮的黑发系成的长辫随意地搭在肩头。

    柔兰德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时光。他们又重回了过去一起玩耍时的乐趣,而柔兰德也依然抱着她对他的感觉能发展成为超越友谊的感情的希望。自从莱恩离开他们经常在一起练习,或是当确认安全的时候一起到城堡附近骑马出游。与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滋养了他们过去所不曾拥有的友谊。最重要的是,她又恢复了她的光芒与幽默感。

    柔兰德呆立着失神于沉思之中。那个被宠坏的小女孩公主已经不在了。她在残酷的课程中已经成长成为了一名有着坚强精神与意志的少女。

    柔兰德眨了眨眼睛,发现她的剑尖正顶在他的喉咙上。他顽皮地丢掉了自己的武器,“小姐,我投降了!”

    她笑了“你在做什莫白日梦,柔兰德?”

    他轻轻推开她的剑尖。“我正在想当你第一次穿成这样并满身狼藉地回去的时候玛尔娜女士发狂的样子。”

    卡琳想到此也笑了。“我想她足足卧床了一个星期。”她举起她的剑。“我希望我能找个理由经常穿这套衣服。它们真的很舒适。”

    柔兰德点点头,咧嘴一笑,“而且非常迷人。”他故意上下打量着卡琳富有曲线的优美身躯。“不过我想这要归功于穿在里面的人。”

    卡琳扬起鼻子露出一幅不屑的神情。“你是个无赖兼拍马者,先生。而且是个色鬼。”

    柔兰德吃吃地笑着拣起他的剑。“我想今天已经够了,卡琳。我只在今天下午容忍这一次失败。不然,我可能会因为耻辱不得不离开城堡。”

    她抽出武器睁大双眼,他明白这话伤到她了。“噢!就因为是个女孩打败了你?”她说着,持剑向前随时准备出击。

    柔兰德笑了,也拿好自己的剑,摆好防御姿势。“现在,小姐。这是很不体面的。”

    她怒视他重新把握了一下剑的距离。“我已经有玛尔娜女士来关心我的礼仪,柔兰德。而且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小丑来指导我。”

    “小丑!”他大叫着,冲向前。她用剑挡住他的利刃并回刺,几乎命中。他用刀刃镗开了这一刺,并挺身向前直到与她面对面。他微笑着用没有武器的一只手一把抓住她握剑的手腕。“你不会希望自己处在这样的位置的。”她奋力挣脱,但他很快制住了她。“除非簇朗尼人开始将他们的女人送到这里来,你会发现所有你与之战斗的人都比你强壮,而这样的位置他会牢牢抓住你。”柔兰德这样说着,突然拉她靠近并轻吻了她。

    卡琳抽回身,满脸的惊讶之情。突然剑从她的手指间滑落她一把抱住他,以惊人的力量将他拉住,她以热情的回吻来回答他。

    当他回过神来,她以混合着惊讶和渴望的神情凝视着他。一缕微笑掠过她的面颊,她的双眼闪耀。“柔兰德,我——”

    警报声响彻城堡,“攻击!”的叫喊声从要塞的城墙外传来。

    柔兰德低声咒骂着向后退去。“所有神灵的诅咒,真是时候。”他冲向通往正院的大厅边笑着回头说道,“记住你刚才要说什莫,小姐。”但当他看到她拾起剑跟上他时他的幽默消失了。“你要去哪?”他冷冰冰地问道。

    “去城墙。”她挑战似地回答。“我不会再去地下室里坐着了。”

    “不。你根本没有实战的经验。”他坚决地说。“作为运动,你剑用得不错。但是我不能让你去冒险,第一次看到血你就会手足无措。你要去地下室和其他小姐们一起安全地锁在里面。”

    她是如此吃惊,柔兰德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过话。以前他总是扮演爱嘲弄的无赖或是绅士一般的朋友。现在他突然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她开始抗议,但是他打断了她。拉住她的手臂,半拉办拽地走向地下室的门。“柔兰德!”她大叫。“让我走!”

    他平静地说,“你将去你被命令去的地方。而我将去我被命令去的地方。这里没有什莫可商量的。”

    她试图挣脱他的束缚,但是无济于事。“柔兰德!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立刻!”她命令道。

    他依然无视她的抗议并一直将她拉到大厅。在地下室的门前站着一个守卫注视着这两个接近的人。柔兰德走了过来粗鲁地将卡琳推向门口。卡琳的双眼因愤怒而圆睁,她转向守卫。“逮捕他!立刻!”——愤怒而尖利的声音让她听起来实在有失淑女风度——“他用脏手抓我!”

    守卫有些不知所措,不停地打量着两个人,然后试探性地走向爵士。柔兰德竖起一只手指警告地指了指守卫,就差不到一英寸,几乎戳在他的鼻子上。“你将护送殿下去安全的地方。不管她如何抗议,或是她试图离开,你都必须制止她。你明懊此吗?”他的声音冰冷容不得一丝质疑。

    守卫点点头,但是仍然不太敢用手去拉住鲍主。柔兰德看也没看士兵一眼,将卡琳轻轻地推进门然后说,“如果我发现她在这一切安全下来之前离开了地下室,我保证王子和剑术长会知道是你让公主殿下步入危险之中。”

    这个保证对于守卫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可能无法弄清楚在被攻击的时候是该听公主还是爵士的,但是毫无疑问地他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剑术长会怎莫做。他转身到地下室门前在卡琳来得及转回来之前说到,“殿下,这边,”他拉着她走下楼梯。

    卡琳背向楼梯,愤怒不已。柔兰德站在他们身后的门旁。她在楼梯口转过身去,然后傲慢地走了下去。当他们到达战争时安置城堡和村庄妇女的房间时,卡琳发现很多其他的妇女已经在那里了,她们拥挤在一起,惊恐的瑟瑟发抖。

    守卫敬礼以示歉意,“祈求您原谅公主殿下,但是爵士大人很坚决。”

    卡琳的怒容突然消失了,她微微一笑。“是的,他当然是,不是吗?”

    骑兵冲入庭院,沉重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关闭。阿鲁沙在城墙上注视着这一切然后转向凡诺恩。

    “倒霉的事情都撞在一起了。”凡诺恩说道。

    “运气与此无关。簇朗尼当然不会在我们占优势的时候攻击。”阿鲁沙说。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只有燃烧的城镇在提醒人们战争依然继续。他知道在镇子的另一边,在北方和东北方的森林中,军队正在集结。据报告有超过两千簇朗尼人在向卡瑞德进军。

    “快进去,你这挨鼠咬的,流浪狗。”

    阿鲁沙向下朝庭院里望去正看到特洛斯粗鲁地将一个惊慌失措的渔夫踢进搭建在城墙内用来安置没有迁去南方的无家可归村民的棚屋。大部分的村民都在那次死亡突袭后坐船前往凯斯了,但是有小部分人毅然留下来过冬。除了一些留下来帮助驻军解决伙食问题的渔夫,其他人都应在这年春天坐船去南方的凯斯或图岚。但是已经过去几个星期了仍然不见船的踪影。而自从阿莫斯的船在那年被烧毁后他就成为了这些人的管理者,保证他们不会碍事或是给城堡带来太大麻烦。这位前船长在村庄被毁后的几个星期表现出非凡的能力。他拥有一个指挥官所必须的才干,能将这些粗鲁,无礼且个人主义的渔民管理得服服帖帖。阿鲁沙认为他是个吹牛的骗子,而且很可能是个海盗,但却很受爱戴。

    伽旦从庭院顺楼梯走上来,柔兰德跟在他身后。伽旦向王子和剑术长行礼说道,“最后一支巡逻队回来了,长官。”

    “那我们现在只等长弓了。”凡诺恩说。

    伽旦摇了摇头。“巡逻队没人看到他,长官。“”

    “那是因为长弓肯定要比任何一个士兵都要接近簇朗尼人才会回来,”阿鲁沙直言不讳。“你们认为所有的簇朗尼人到达这里还需要多久?”

    伽旦指向东北方说,“要不了一个小时,如果他们直接向这里推进。”他望向天空。“不到四个小时天就要黑了。我们可能会在黄昏前遭到袭击。或他们也可能会休息一下,在明天黎明发起进攻。”

    阿鲁沙瞟了一眼柔兰德。“女人们都安全吗?”

    柔兰德咧嘴一笑。“都很安全,不过这之后你的妹妹可能会对我有点意见。”

    阿鲁沙笑了。“在这之后我会处理的。”他四周望去。“现在我们等。”

    剑术长凡诺恩扫过眼前虚假的平静景象。他的声音中混杂着忧虑与决心,“是的,现在我们等。”

    马丁举起手。他的三个追踪者停止了移动。拭粗里寂静无声,但是三个人都明白马丁的感官远比他们敏锐的多。过了一会他独自潜行,上前探查。

    在日落前的十个小时里,他们已经跟踪到了簇朗尼的行军路线。他可以断定,簇朗尼人再一次沿卡瑞德河畔在伊万达遭到挫败,而现在他们将目标转向了卡瑞德城堡。三年里簇朗尼人四面作战:东方是公爵的军队,北方有精灵和矮人,西方是坚守的卡瑞德,而南方还有黑暗氏族和地精。

    追踪者曾十分靠近簇朗尼认的先遣队,很明显太近了。两次他们不得不从攻击中逃跑,簇朗尼战士顽强地追击这位卡瑞德的猎手长。一次他们几乎追上了,在战斗中马丁失去了他的一个手下。

    马丁模仿出沙哑的乌鸦叫声,很快剩下的三个追踪者和他汇合了。一个名叫葛瑞特的长脸年轻人说,“他们还在一直往西走,我还以为他们会在那里转向。”

    长弓想了一下。“是的,看来他们计划包围整个城堡。或者他们只是简单地想来个出其不意。”接着他咧嘴笑着说,“但是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只是简单地想在攻击前检查一下整个区域,确保不会遭到来自背后的攻击。”

    另一个追踪者说,“他们肯定知道我们了解他们的路线了。”

    长弓笑得更开心了。“毫无疑问。我想他们并不关心我们的来去。”他摇了摇头。“那些簇朗尼人是一群傲慢的家伙。”他指示道,“葛瑞特和我走。你们两个直接回城堡。告诉给剑术长两千多个簇朗尼人在向卡瑞德进军。”两人不发一言安静地朝城堡动身了。

    马丁对他的同伴轻声说。“来吧,我们回敌人那儿去看看他们现在干吗呢。”

    葛瑞特摇摇头。“您的轻松态度不能打消我的忧虑,猎手长。”

    他们沿来路折回,长弓说,“一个人只能死一次。当她要来的时候她就会来。你又为什莫要担心。”

    “是,”葛瑞特说,他的长脸表现出不信服的样子。“为什莫,说真的?我不担心她在要来的时候来,我担心的是你对她的邀请。”

    马丁轻声笑了。他示意葛瑞特跟上。他们一路小跑起来,越过林地。森林里阳光明媚,但浓密枝干间的黑影中依然可能潜伏着敌人。葛瑞特走在长弓左侧留意着他们所经过的每个隐蔽之处是否都安全。接着,前方传来的声响让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动作,默默地融入黑影之中。一分钟过去了,两个人都沉默不语。接着,他们听到了耳语声,虽然微弱却十分清晰。

    两个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谨慎地沿着一条南北分割的小径行进。马丁苞了上去。这两个人都穿着深灰色的斗篷,箭在弦上。他们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单膝跪倒,发现了长弓和他的追踪者所留下的痕迹。他指了指小路并对他的同伴低语,后者点点头然后沿他们来的方向返回。

    长弓可以听到葛瑞特呼吸所发出的微弱气息,监视着黑暗氏族追踪者周围的地形。在搜嗣此一会之后他终于转身离去追他的同伴去了。

    葛瑞特正要起身,马丁拉住他的手臂.“再等等,”长弓耳语道。

    “他们来北边干什莫?”葛瑞特低声回问。

    马丁摇摇头。“他们跟在我们的巡逻队后面溜过了丘陵。我们对南方有些放松警惕了,葛瑞特。我们没料到过他们会从西方山脉向北走这么远。”他静静地等待了一会,接着低声说,“或许他们想穿过绿色之心试图去南方大陆与同胞汇合。”

    葛瑞特正要说话,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黑暗氏族打断了。他四周看了看,然后举起手作出一个信号,另一个身影从马丁的人所走过的小路横穿过去。先是一个,两个,然后是三个。黑暗氏族穿过小路,再次消失在拭粗里。

    葛瑞特摒住呼吸。他可以听到马丁在轻声计算每个穿过的人影:“……十,十二,十五,十六,十八……”

    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流依然在继续,葛瑞特几乎觉得永远都不会结束。“……三十一,三十二,三十四……”

    随着穿行的继续,更多的黑暗氏族出现了,过了一会马丁低声说,“足有一百多个。”

    而他们依然在不断涌来,现在一些人肩上扛着包裹背着行李。其中大部分人都穿着深灰色的斗篷,也有一些穿着绿色,棕色或是黑色的衣服。葛瑞特靠近马丁耳语道,“你是对的。这是北方的移民。我都数到两百多了。”

    马丁点点头。“还有更多。”

    穿过小路的黑暗氏族军队又持续了几分钟,接着是衣衫褴褛的妇女和儿童。待他们全部通过后,又有大概二十个战士穿过小路,最后整个地方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他们安静地等待了一会,葛瑞特说,“他们是有精灵血统才能不被人察觉地这么多人一起穿越森林。”

    马丁微笑着。“我建议你下次遇到精灵的时候不要提这个。”他慢慢站起身,放松了一下因长时间蹲在灌木丛中而僵硬的肌肉。东边传来一些微弱的声响,马丁略有所思。“你估计黑暗氏族的队伍路线距离小路有多远?”

    “从队尾算,一百码吧;从队首的话,可能有四分之一英里或少一些。怎么了?”

    马丁咧嘴一笑,看到他眼中狡猾的笑意葛瑞特感到浑身都不自在。“来吧,我想我知道在哪儿能找点乐子。”

    葛瑞特轻声呻吟起来,“奥,猎手长,你提到的乐子让我直起鸡皮疙瘩。”

    马丁友善地用手背敲了敲他的胸口,“来吧,我勇敢的朋友。”猎手长离开小路,葛瑞特紧跟其后。他们穿行于林间,轻松地避开那些即使是经验不够丰富的山人也会头疼的障碍。

    当他们重新回到小路上,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就地伏在路旁,在他们视野的边缘,阴暗的林中,一小队簇朗尼先遣队正在走近。马丁和葛瑞特隐入树丛中,猎手长说,“大部队就在后面了。当他们经过黑暗精灵走过的交叉路口时,他们有可能会跟上去。”

    葛瑞特摇摇他的头。“也可能不会。所以我们必须确保他们会。”他深吸了一口气,补充道,“好吧。”两人向凯利安——绿色而沉寂的歌手,林人之神——做了个简短的祈祷,同时解下肩上的长弓。

    马丁起身踏上小路瞄准目标,葛瑞特跟着他。簇朗尼先遣队已经进入视野,小径分开了浓密低矮的灌木草丛使得目标更加醒目。马丁等簇朗尼人靠得足够近,就在第一个簇朗尼侦察兵注意到他们的同时,放出飞箭。头两个人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还没来得及撞击到地面,又有两支箭射了出去。马丁和葛瑞特闪电般从背后的箭囊中抽出箭支,搭上弓弦,然后以非凡的速度与精准射出。此时的葛瑞特已非五年前马丁挑选上他之前的那个葛瑞特了。现在即使在风暴当中,他也能稳如泰山,行之以令,动之以技。

    十个被惊呆的簇朗尼人未来得及发出警报就都倒下了。马丁和葛瑞特平静地将弓挎上肩头然后等待着。接着一道由鲜艳色彩的铠甲所形成的屏障出现在了小路的另一头。簇朗尼先行官停下队伍,被无声之中就已横尸于眼前的先遣队所震惊。接着他们看到两个林人边大叫边跑下小路。整个前列纵队随即拔出武器,追了上去。

    马丁钻进小路北边茂密的丛林中,葛瑞特紧跟其后。他们闪过林隙,而簇朗尼人紧追不舍。

    马丁以野猎人的战吼充满整个森林。葛瑞特在恐惧中感到一种疯狂愉悦,也发出无意义的吼叫。身后的吵杂响声好像是整个簇朗尼军队都冲进了拭粗。

    马丁将他们引向北方,平行于黑暗氏族的路线。过了一会他停下来,喘着粗气说,“慢点,我可不希望他们跟丢了。”

    葛瑞特向后望去,已经看不见簇朗尼人了。他们靠在树上等待着。不一会一个簇朗尼人出现了,急匆匆地沿着西北方向前进。

    马丁一脸不快地说,“看来他们那个血腥世界里真正的追踪者都死光了。”他从皮带上解下猎人的号角并吹出一声响亮得让簇朗尼士兵目瞪口呆的号声,即使从马丁和葛瑞特所站的位置也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震惊的表情。

    簇朗尼人四处望去发现了两个猎手。马丁挥挥手示意其跟上,然后他和葛瑞特继续开始逃窜。簇朗尼人招呼后面的伙伴开始追击。他们领着簇朗尼人穿过拭粗差不多四分之一英里,然后他们突然折向西边,葛瑞特喘着粗气大声说,“黑暗氏族……他们会知道……我们来了。”

    马丁回道,“除非他们……突然全部……都聋掉。”他露出一个微笑。“那些簇朗尼人……拥有六比一……的优势。我想……黑暗氏族……会有个……埋伏……让这一切公平点。”

    葛瑞特吸足一口气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并继续跟随他主人的方向。他们冲破了浓密的拭粗,马丁停了下来,一把抓住葛瑞特的上衣,仰起头说,“他们就在前面。”

    葛瑞特说,“我不知道……那些横冲直撞的声音在后面……你怎么能听到。”听起来至少有一大队簇朗尼人跟在后面,尽避拭粗扩大了这些噪音并混淆了它们的来源。

    “你依然穿着那些……荒唐可笑的红内衫吗?”马丁问。

    “是的,怎么了?”

    “扯一条来。”葛瑞特什么也没说立刻抽出他的小刀并脱下他绿色的林人外衣。内衫是一件有着夸张红色的棉织内里。他从底部割下长长的一条接着迅速将内衫扎好。葛瑞特忙着整理自己,马丁则将布条系在箭上。他朝后望向簇朗尼人来的方向。“那些短粗腿,他们可以整日奔跑,但拭粗可不是他们擅长的地方。”他将箭递给葛瑞特。“看见那小片空地上的大橡树吗?”

    葛瑞特点点头。

    “在那棵小白桦树后面,左边的空地上?”

    葛瑞特再次点头。

    “你能用这根拴了带子的箭射中它吗?”

    葛瑞特咧嘴一笑取下他的弓,达上箭,然后射出。箭飞了出去笔直地射在那棵大树上。

    马丁说,“当我们的罗圈腿朋友们到达这里,那鲜艳的颜色会引起他们注意并让他们冲过去的。除非我错了,黑暗氏族们距离你的箭大概五十码。”

    葛瑞特重新背上弓的同时他拔出他的号角。“最后一次然后我们就撤。”他说着,吹出一声长而响亮的号声。

    簇朗尼人如黄蜂一般涌来,但当高昂号的声仍在林中回荡时长弓和葛瑞特就已经朝西南方离开了。他们赶在簇朗尼人看见他们之前离去,计划完成。他们穿出了密林突然冲进了一群挤满妇女和儿童的队伍之中。一个年轻的黑暗氏族女性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当她看到两个男人立刻停了下来,葛瑞特急忙刹住脚步才避免将她撞飞出去。

    他闪向一旁绕过她,而她褐色的大眼睛则毫无畏惧地打量着他。葛瑞特不假思索地说,“很抱歉,夫人,”然后抬手至额头行礼。接着他跟着猎手长逃离人群,随即身后响起一片惊讶和愤怒的喊声。

    又跑了大概四分之一英里马丁才停了下来并仔细聆听。在东北方传来了战斗的声音,喊叫与嘶鸣,还有武器相交的声音。马丁咧嘴笑了。“这下他们都有的忙了。”

    葛瑞特疲惫地坐到在地上,“下次遣我回城堡好吗,猎手长?”

    马丁彬倒在追踪者旁。“这可以防止簇朗尼人在日落前到达卡瑞德。他们在明天之前不可能发起攻幻此。他们可不会把四百个黑暗氏族留在背后。我们休息一会,然后回卡瑞德。”

    葛瑞特向后靠在一棵树上。“真是好消息。”他发出一声沉长而放松的叹息。“可真是侥幸脱险,”

    马丁露出神秘的微笑。“生命总是侥幸的,葛瑞特。”

    葛瑞特慢慢地摇摇头。“你注意那个女孩了吗?”

    马丁点点头。“她怎么了?”

    葛瑞特一脸困惑,“她很可爱,可以说是美丽,我的意思是,从某些方面来说。她有着长长的黑发,她的双瞳如水獭油光的毛皮般亮丽。还有她翘起的双唇和活泼的面容。足够吸引很多男人了。那不是我所想象的黑暗氏族的样子。”

    马丁点点头,“事实上,暗精灵也是美丽的种族,就像精灵。但是记住,葛瑞特,”他微笑着说,“如果你还有机会与一位暗精灵打情骂俏,她会在亲吻你的同时挖出你的心脏。”

    他们休息了一会,倾听着哭喊与叫嚷声在东北方回荡,然后慢慢起身来踏上了返回卡瑞德的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