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麦凯琳老巫婆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2017-09-17 12:53 |字数:10041

    在回史布克家的路上,我开始焦虑不安。我想得越多,脑子里就越是一团糟。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史布克事先知道这件事,他会怎么做。他肯定会把蛋糕扔掉,然后再给我好好上一课,告诉我女巫和穿着尖头鞋的女孩有多么危险。

    可是他现在不在这里,这可就麻烦了。不过,最后有两个原因让我还是下定决心到那个囚禁麦凯琳老婆婆的东花园去,第一原因便是我对艾丽丝所作的承诺。

    “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轻易对别人承诺什么。”我爸爸经常用这句话来教导我。所以我现在没有选择了。爸爸教导我要分辨是非,我可不能因为我是驱魔人的徒弟,就改变自己一贯的行事原则。

    其次,我也不能忍受把一个老婆婆像囚犯一样囚禁在一个深坑里。这样的做法对于一个死去的巫婆而言,还说得过去,但对于一个活生生的巫婆来说就太过分了。我又在想她到底犯下了什么滔天罪行,以至落得如此下场。

    给她三个蛋糕能有多大的危害呢?那只不过是一点来自她家里人的关心,以帮助她抵御寒冷和潮湿,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必须在半夜一个人把这些蛋糕给她送去。那个时候已经是漆黑一片了,特别是没有月亮的时候。

    我拿着那个篮子朝东花园走去。天色早已暗了下来,但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糟。这有两个原因,首先,我的视力在夜里向来都比较敏锐。我妈妈也是这样,我想我是得到了她的遗传。其次,今天晚上天气不错,没有乌云的遮挡,月光可以帮我找到路。

    当我进入树林的时候,空气一下子就变冷了许多,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当我到达第一个坟墓的时候,就是那个石头围边,还有十三根铁棒的那个坟墓,我越发感到寒冷。那不过是第一个巫婆埋葬的地方,史布克说它已经很虚弱,没有什么法力。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我给自己打气,极力让自己相信会果真这样。

    白天答应给麦凯琳老巫婆送蛋糕的时候,我还是挺有信心的,可这会儿深更半夜的,越往花园里面走,我心里就越打鼓。史布克曾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天黑后要远离这个地方。这个问题他强调过好几次,这肯定是很重要的一条规定,可我现在却在破坏规矩。

    树林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微弱的声响。很可能是一些小生物,一路上被我惊动,四处逃窜时发出的声音。它们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提醒我,我不该来这里,还是赶紧回去吧。

    史布克告诉过我,另外两个巫婆的坟墓就在前面约二十步远的地方,我非常小心地数着自己的步子。很快,我就走到了第二个坟前,这个和第一个很相似。为了确信这是第二个坟墓,我又走近了些。那里有铁棒罩着,下面夯实的泥土上寸草不生。这里埋葬的是个死巫婆,但它仍然很危险。她是头朝下埋葬的,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它的脚底就贴着地面的泥土呢。

    当我盯着那个坟墓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什么东西在动,就像是有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在窜来窜去,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我的幻觉。我赶紧往前走,心里嘀咕该不会是那个巫婆的脚趾在动吧?

    又走了三四步的样子,到了那个我要找的地方。肯定是这里了,首先,这里也有石头围成的边界,上面嵌着十三根铁棒,罩在了上面。当然和前面两个相比,这个坟墓有三个特别的地方。第一个就是,铁棒罩着的下面是一块正方形的区域,而不是长方形;其次,这个地方更大,大概有四步长四步宽。最后,在铁棒罩着的下面是一个黑乎乎的深坑,并没有用土覆盖。

    我停下了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除了一些夜间动物发出沙沙的声音和微风吹动的声音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了。风是那样的微弱,几乎让人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当我仔细听的时候,它却停止了。突然间,一切似乎都静止了。树林中变得很安静,但这种安静背后似乎隐藏着巨大的焦躁不安。

    我一直在倾听,想听听这个巫婆在干什么,同时我也有一种感觉,没准她也在地底下听着我的动静呢。

    第八章麦凯琳老巫婆

    这种安静似乎要一直持续下去,这时我突然听见,从那个深坑里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吸声。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在里头移动,于是我又往前挪了几小步,直到快到深坑的边沿处,我才停了下来,脚趾头都踩到那石头边界了。

    此刻,我耳边又回响起史布克曾经告诉我关于麦凯琳老巫婆的一些事……

    “她大部分的法力已经被泥土吸走了。她总是喜欢把魔爪伸向你这样的小孩子。”

    于是,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史布克的话让我开始担心:万一有只手从那个深坑里伸出来,一下子抓住我的脚踝怎么办?

    为了早点结束这一切,我朝那个黑乎乎的深坑轻轻喊道:“麦凯琳老婆婆,我带了些东西给你,这是你家里人给你的礼物,你在这里吗?你能听得见吗?”

    没有任何回音。不过,从深坑里传出的呼吸声似乎急促起来了。为了不再浪费更多的时间,为了早点儿回到史布克那温暖的房子里去,我把手伸进篮子,在黑布下面摸索着。我的手指触摸到了一块蛋糕,那蛋糕摸上去感觉又湿又软,黏糊糊的有些沾手。我赶紧掏出一块,把它举到铁棒的上方。

    “那只是块蛋糕,我希望你吃了它会感觉好些,明天晚上我会再给你一块。”我轻声说道。

    话一说完,我手一松,蛋糕便掉进了深坑中。

    我本该马上回到史布克的房子去的,但我还是在那里多呆了几秒钟,想听听会有什么动静。我并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但后来听见的声音却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从深坑里传来一阵移动的声音,似乎是有东西在地下拖着身体爬行。然后,我听见了老巫婆开始吃蛋糕的声音。

    那声音,让我想起以前我那几个哥哥吃饭的时候,发出的那种讨厌的咂唇舔嘴声,但现在听见的这个声音要比那个难听得多。那声音听起来,比我们家养的那些长毛大猪把嘴巴放在泔水桶进食时发出的声音还让人讨厌,它像是抽鼻子声、喷鼻子声、吧嗒吧嗒的咀嚼声和厚重的呼吸声混杂在一起。我不知道,她是否喜欢那块蛋糕,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吃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实在大得让人难以忍受。

    那天夜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那个黑乎乎的深坑,想到接下来还有两个晚上要去那里,我更加心烦意乱了。

    到了吃早餐的时间,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按时来到厨房。不过,那天的早餐不是很好,熏肉有些糊了,面包也有点不新鲜。我不明白面包怎么会变成这样——那是我昨天才从面包店里买来的新鲜面包啊。不仅这样,连牛奶也是酸的。难道是做饭的异形怪物生我气了?它知道我昨晚做的事情?它把早餐做得这么难吃是不是想作为一种警告呢?

    原来在农场干活是很辛苦的,但我已经习惯了那种辛苦的生活。史布克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什么任务给我,所以我整天都感觉无所事事。我去了趟他的书房,本以为他应该不会介意,我可以从里面找些有用的书看看。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书房的门居然是锁着的。

    这样的话,除了四处逛逛,我还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决定到那些小山上去转转,我首先爬上的是帕力克佩克山,在山顶,我坐在一堆乱石上,欣赏周围的风景。

    天空很晴朗,阳光明媚。站在山顶上,本郡的风光尽收眼底,远处西北方的大海呈现出迷人的蔚蓝色。那些山丘连绵不断,似乎没有尽头,更大的山则有名有姓,如卡尔德山和树屋山等等。这里的山实在太多了,可能花上一辈子的时间都游览不完。

    较近的山是狼山。我曾经想过那山上是不是真的有狼。狼是很危险的,据说在冬天,当天气很冷的时候,它们会成群结队出来觅食。不过,好在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我压根就看不见它们的任何踪迹,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不存在。我想,要是晚上呆在这些山上,肯定挺危险的。

    我可不想冒这险,我必须回去了。太阳就要落山了,我还得去给麦凯琳老婆婆送第二块蛋糕呢,于是我不得不下山回齐本顿。

    我又一次提着那个篮子穿过漆黑的东花园。这次,我决定要速战速决,早点把蛋糕给她就走人。我抓紧时间,一松手让第二块黏糊糊的蛋糕穿过铁棒罩,掉进了那个黑暗的深坑里。

    就在蛋糕脱手的那一刻,我才后悔起来,因为我所发现的情况,使我心里不禁凉了半截。

    土坑上面的铁棒已经变弯曲了!昨晚上那十三根铁棒还是很直的,而且是平行的。但现在中间的几根已经弯曲起来,弯开的空隙,几乎宽得可以伸出一个头。

    或许有人从外面把它们弄弯的,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史布克曾告诉过我,这里的花园和房子都守卫森严,没有人能够进得来。虽然他并没有告诉是谁通过何种方式在守卫,但我猜可能是异形怪物,可能就是给我做饭的那个异形怪物。

    所以,肯定是那个女巫弄弯的。她一定已经爬上深坑的边缘,用力把那些铁棒弄弯了。突然,事情的真相在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了出来。

    我真是太笨了!那些蛋糕能使她变得力大无穷。

    我听见她在下面阴森森的深坑中,开始吃第二块蛋糕了。和上次一样她再次发出那种恐怖的声音。我赶紧离开树林,回到屋里去。据我看来,她根本就不再需要第三块蛋糕了。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不眠之夜,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干这种蠢事了。于是,我决定先去找艾丽丝,把最后一块蛋糕还给她,同时向她解释我不能履行诺言的原因。

    不过,我先得想办法找到她。早餐后,我就下山径直来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片小树林,然后从树林中穿了过去,来到了另一头。艾丽丝曾经告诉我,她们就住在树林的“那边”,但那里压根就看不见任何房子,只有一些小山和山谷,再远点又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也许找别人问问比自己到处瞎找更省事吧,于是我去了山下的村庄,想找个人问问。奇怪的是,村里人很少。不过,正如我所期望的那样,那几个小孩还在面包店附近转悠。那个地方似乎是他们最爱呆的地方,或许是他们喜欢闻面包的香味吧。其实,我也很喜欢那种香味,在我看来,那新鲜出炉的面包香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了。

    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我给了他们每人一块蛋糕和一个苹果,但这时他们却不十分友好。这大概是因为那个长着一双猪眼、块头很大的那个头头和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吧。不过,他们倒是听我把话说完了。我并没有和他们说太多,只是问他们能不能帮我,找到上次在树林边见过的那个女孩。

    “我知道她可能住在哪儿,但你要是去那个地方,却是非常愚蠢的。”那个头儿恶狠狠地看着我说道。

    “为什么?”

    “你上次没有听她说吗?她说玻尼·丽泽尔是她姑姑。”他一边说,一边扬起他的眉毛。

    “谁是玻尼·丽泽尔?”

    他们面面相觑,摇了摇头,好像我是白痴。因为看上去除了我之外,大家似乎都知道她的大名。

    “丽泽尔和她的外祖母在格勒戈雷先生把她们赶走前,在这儿呆了整整一个冬天。我爸爸经常谈起她们。她们是这地方有史以来最让人害怕的巫婆。和她们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很恐怖的怪物。它看起来像是男人,个头很大,嘴里长满了獠牙。这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他说那时侯,在整个漫长的冬季,人们都不敢在夜里出门。你如果连玻尼·丽泽尔都没有听说过,你怎么做驱魔人。”

    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他说话的腔调,可我心里意识到自己的确做了傻事。如果当初我把自己和艾丽丝谈话的内容告诉史布克,他肯定就会意识到丽泽尔回来了,并会对此采取一些防范措施。

    从那个头儿的爸爸所知道的情况来看,玻尼·丽泽尔住在离史布克房子东南方向约三英里远的一个农场里。那个农场已经废弃多年,也没有人去过那儿。所以,那儿很有可能就是她们现在呆的地方。应该是那儿,因为那儿也正是艾丽丝给我指的方向。

    不一会儿,一群表情严肃的人从教堂里走出来。他们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有些人还拿着木棒。他们拐过一个弯后,就排成了笔直的队形,朝附近的一座山走去。领头的人正是村里的牧师。

    “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昨天晚上,有个小孩不见了,”其中的一个小孩边回答边往地上吐痰,“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大家都以为他在山上迷路了,可这并不是第一个。两天前,在长岭山那边有个农场也丢失了一个小孩儿,那个小孩儿还不会走路呢,所以肯定是被抓走的。他们怀疑是狼干的。冬天缺乏食物的时候,狼就会跑下山来找吃的。”

    他们给我指引的方向显然是对的。按照他们所指的方向走,加上我回去拿艾丽丝篮子的时间,我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看见了丽泽尔的房子。

    这时候,我掀起那块盖篮子的布,仔细看了看最后一块蛋糕。它闻起来特难闻,看起来就更恶心了。在明晃晃的阳光下,它看上去似乎是由一些碎肉和面包,再加上一些我认不出来的东西做成的。蛋糕很湿,拿在手里黏糊糊的,而且已经变黑了。蛋糕似乎并没有烤熟,所有的作料全给捏成一团。然后,我又发现了一些更可怕的东西,一些看上去像是蝇蛆的白色小东西,在蛋糕上不停地蠕动。

    我感到很恶心,都快要吐出来了。我赶紧把布盖上,然后朝山下那个废弃的农场走去。农场的栅栏都已经破了,谷仓的盖顶也只剩下一半,看不见里面有任何的家畜家禽。

    接下来看到的一样东西让我更加忧心忡忡。居然有烟从农场屋子的烟囱里冒出来,这就意味着肯定有人在家。我脑海里一下子出现了一个怪物的形象,就是那小孩告诉我的那个嘴里长满獠牙的东西。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事情看起来有些困难。我怎样才能既和艾丽丝说话,又不被她家里其他人看见呢?

    当我停在山坡上,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问题忽然解决了。只见一个瘦瘦的、黑色的身影,从那所房子黑色的大门后面走了出来,然后走上山坡,径直朝我走来。那个人正是艾丽丝,她怎么知道我过来了呢?那个房子和我之间隔着一片树林,而且房子的窗户也不是朝我这边开的。

    我可以肯定,她上山找我绝对不是巧合。她直接向我走来,然后在距离我大约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想要干什么?”她像蛇一样发出嘶嘶声,“你知道你来这儿是多么的愚蠢吗?不过你还算走运,屋里的人还在睡觉。”

    “我不能完成你要我做的事情了,”我说道,同时把手中的篮子给她递了过去。

    她把两只手臂交叉放在了胸前,皱皱眉说道:“为什么不能了?你不是已经答应过要帮我的吗?”语气分明是在要挟我。

    “可你并没有告诉我,她吃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接着说道。“她已经吃了两块蛋糕了,那两块蛋糕已经使她的力量增强了很多,已经把深坑上面的铁棒拗弯了。如果再给她一块蛋糕,她就完全有能力逃出来了。我想你肯定知道这些,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感到很生气,开始责备她:“是你先欺骗我的,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信守我的诺言。”

    她向我走近了一步,脸上的表情不再是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恐惧。突然之间,她显得极为惊慌。

    “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她们强迫我这样做的,”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身后的那所房子,“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做,那我们两个恐怕都会有麻烦了。你索性把第三块蛋糕给她吧。这样又能有什么害处吗?麦凯琳老婆婆已经为她过去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现在是该放她出去的时候了。你把这块蛋糕给了她,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出来了,然后她会离开那里,以后再也不会骚扰你了。”

    “我认为,格勒戈雷先生把她囚禁在那个深坑中是有充分的理由的,”我慢慢地说道,“我现在只是他的新徒弟,所以我也无法判断怎样做才是正确的。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他这一切的。”

    艾丽丝轻轻地笑了一下。露出这种微笑的人,通常都是嘲讽你对某件众所周知的事情所表现出的无知。“他回不来了,”她说道。“丽泽尔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她在佩德勒有一群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为了她可以做任何事情。丽泽尔已经让她的那些朋友去对付老格勒戈雷了。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想他现在恐怕已经送掉了性命,说不定都已经被埋了。你就等着看吧。不久以后,即使你呆在他的房子里也不会安全了,因为他们会在晚上去找你的。当然,如果你现在帮助了我们,那时他们也许会放你一马。”

    她刚一说完,我马上转身朝山上走去,离开了那里,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儿。我想她可能在后面叫了我好几次,但是我根本什么也没听进去,脑子里满是刚才她所说的关于杀害史布克的事情。

    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我还在拎着那个篮子,于是我就连篮子带蛋糕一起扔到了河里。然后,我跑回了史布克家里。我静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就想明白了整个事情,并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整个事情他们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他们把史布克引诱出去,然后再来欺骗我,因为他们知道我只是一个新学徒,很容易被欺骗利用。

    我不相信史布克会那么轻易就被杀死,否则他早就死过一百回了。但我也不可能指望他能及时回来帮我。因此,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阻止麦凯琳老巫婆从那个深坑里逃出来。

    我非常想得到帮助,甚至想去山下的村子里,寻求村民们的帮助。后来,我忽然想到身边还有一个好帮手,就是那个异形怪物。于是,我来到厨房,坐在了餐桌旁。

    我担心自己随时都可能会挨打,所以不敢怠慢,立刻开始讲述发生的事情。我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一点不拉地全都说了一遍。最后,我承认那都是我的错,我希望有人来帮助我一下。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对着空气说了那么多,但我并没有感到自己是愚蠢的,因为当时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是沮丧与害怕。随着沉默时间的推移,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异形怪物为什么要帮助我呢?据我所知,它是一个被囚禁在此的囚犯,被史布克囚禁在了这所房子和花园之中。也许它只是一个奴隶,日夜都企盼着自由。看到我深陷麻烦,说不定它还幸灾乐祸呢。

    就在我决定要放弃,准备离开厨房时,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爸爸让我们去集市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底价。如果你想交易成功,你所出的价必须使对方满意而你自己也不太吃亏才行。”

    所以,我决定给异形怪物提出一个交换条件……

    “如果你今天肯帮我的话,我会永远记住的,等以后我成了下一位驱魔人,每个星期我会给你放一天假,那天我自己来做饭。你可以休息一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说道。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桌子底下好像有一把毛刷子在我两腿上蹭来蹭去,同时还发出一种微弱的呼噜呼噜声。我一看,原来是一只大黄猫,它在我面前呆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慢慢向门口走去。

    我想它一定是一直呆在桌子下面,这是我根据常识判断出来的。我知道事情要出现转机了。于是,我跟着那只猫出了厨房,来到走廊上,然后上楼梯到了楼上,在书房紧锁的门外停了下来。它用后背在门上蹭了起来,就像是其他的猫用后背蹭桌腿搔痒一样。奇怪的是,门居然慢慢地打开了。史布克书房里的藏书真多,恐怕一个人一辈子都读不完,它们很整齐地一排排地码在平行书架上。我走了进去,思考着该从哪里入手。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只猫已经不见了。

    每本书的书脊上都清楚地写着这本书的名字,很多是用拉丁文写的,也有不少是用希腊文写的。所有的书上没有一点儿灰尘,甚至连蜘蛛网都看不到。整个书房收拾得就像厨房一样干净。

    我沿着第一排书架往前走,有本书引起了我的注意。在窗子附近摆着三个很长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皮质封面的笔记本,和史布克给我的那个笔记本一模一样。在书架的最上面是一些大开本的书,每本书的封面上都标着日期,每一本书好像都记录着五年的事情,所以我顺手拿下书架末端的那一本,小心翼翼地打开来看。

    我认出上面的字出自史布克之手。在快速浏览了几页之后,我发现它其实是一本日记。上面详细地记录着史布克的每一次任务,旅程中所用的时间,以及人们给他支付的费用。最重要的是,它记录着各种异形怪物、幽灵以及巫婆是怎样被制服的。

    我把那本书放了回了书架,用眼睛扫着其他书本上记录的日期。这些日记的日期从几百年前一直延续到现在。我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史布克活了这么长,还是以前生活在这房子里的驱魔人,他们写的日记一直累积到现在呢?看到这些书,我忽然意识到即使艾丽丝说的没错,史布克不能活着回来,我也很有可能通过阅读这些日记,学会我要学习的东西。而且,说不定在这成千上万本的笔记中,某一本就记录着现在我所需要的信息呢。

    我怎样才能在这么多的书中找到它呢?这恐怕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巫婆被囚禁在地牢里已经十三年了,史布克一定会对如何把她囚禁在那里做一个详尽的记录。也就是在那一刹那,在一个低一点的书架上,我发现了更加让我高兴的东西。

    那个书架上的书要比一般的大一些,按照不同的类别进行了分类,其中有一本上写着《龙和爬虫》。因为它们都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所以我没有花费什么时间就找到了我想要的那本:《巫婆》。

    我颤抖着把它打开,发现里面把巫婆分成了可以预知的四类……

    恶毒类、善良类、冤屈类和无意识类。

    我迅速翻到第一部分,上面全是史布克工整的笔迹,里面的章节也是很清楚地按字母顺序排列的。在几秒钟内我就找到了标题为“麦凯琳老巫婆”的那一页。

    上面所写的比我预计的还更糟。那个巫婆比我想像的还要恶毒,她干过的坏事简直罄竹难书。她曾经去过很多地方,每一个她呆过的地方都发生过可怕的事情。其中最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本郡西部的一片沼泽地中。

    她住在一个农场里,那儿是专门给那些没有丈夫帮忙的产妇提供生产的地方,这也是她被人称为“婆婆”的原因。这样持续了很多年,一些年轻产妇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她和她的儿子一起住在那儿。她的儿子力大无穷,叫图斯克,长着锋利的獠牙,人们非常害怕他,没有人敢接近他们居住的地方。他们的恶行后来被村民发现了。人们被激怒了,于是联合起来把他们赶跑了。麦凯琳婆婆被迫逃到佩德勒。在他们走了以后,人们在那儿发现了很多坟墓。里面尸骨遍地,腐烂的尸体随处可见,主要是小孩子的残骸。那是麦凯琳巫婆干的,她把这些小孩杀了,然后吸他们的血,以满足她修炼的需要。其中还有一些产妇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被蹂躏糟蹋,四分五裂,身上的肋骨都被折断了。

    上次在村里,听那些孩子们提到的那个满嘴獠牙的东西,是否就是麦凯琳巫婆的儿子图斯克呢?很有可能就是他摧残那些产妇,把她们折磨致死的。

    看到这些,我的双手禁不住颤抖起来,以至于书都快拿不住了。以前我只知道很多巫婆修炼“骷髅魔法”,她们靠吸取死人的骨髓来增强魔力。麦凯琳老巫婆是一个更加可恶的家伙,她修炼的是吸血魔法,靠吸取活人的鲜血来增强自己的法力,而且最喜欢吸食小孩子的鲜血。

    一想起那些又黑又沾手的蛋糕,我便忍不住浑身战栗。我想到了在长岭地区失踪的那个孩子,那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他会不会就是被玻尼·丽泽尔抓走了呢?然后,他的血被做成了那些可怕的蛋糕。那另外一个失踪的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呢?村民们还在到处寻找他呢。如果这个孩子也是被丽泽尔他们抓去了,那一定是为麦凯琳老巫婆逃出来后准备的,等她出来以后就可以利用那个孩子的鲜血来增强她的魔力。如果一切如我所料,那个孩子现在肯定还在丽泽尔家中。

    尽管想起这些,让我感觉很恐怖,但我还是强迫自己继续读下去。

    十三年前的初冬,麦凯琳老巫婆带着她的孙女玻尼·丽泽尔来到了齐本顿,并在这里住了下来。史布克从安哥拉扎克的冬宫回到这里时,发现她们在到处作恶,就马上着手对付他们。在赶跑了玻尼·丽泽尔之后,他用一根银链子捆住了麦凯琳,然后把她拖到了那个深坑中囚禁了起来。

    在记录中史布克好像对自己的做法也不是很肯定。他并不想把她活埋,并且对此做了解释。他认为如果把她杀了,只会让她变得更加危险。因为她有获得重生的本领,一旦被杀,就能起死回生,甚至获得比原来更强大的魔力,从而变得更加危险。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她有没有能力逃走呢?一个蛋糕已经使她能够折弯深坑上面的铁棒。虽然她没有吃到第三块蛋糕,但或许两块就已经足够了。到了午夜的时候,她一定还会试图爬上来的。我该怎么办呢?

    如果用一条银链子可以捆住她的话,那么,把银链子绑在折弯的铁棒上,也许可以阻止她从深坑里逃出来,我这样设想着。但问题是,史布克总是把那根银链子放在他的包中,随时带在身边,我现在怎么能拿到呢?

    就在我要离开书房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放在门旁边,我进门时并没有发现。这是一张黄色纸,上面列着一个长长的名单,我数了数,正好有三十个名字,全部是史布克亲笔写的。我的名字——汤姆J·华特,在最下面,紧挨着我的那个名字是比利·布拉德利,但是那个名字已经被一道横线划掉了,旁边标着三个字母——RIP。

    这让我胆战心惊,因为我知道那三个字母的意思是“安息吧”,这说明比利·布拉德利已经死了。名单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名字都被划掉了,在这些被划掉的名字中有九个已经死了。

    我猜想大多数人被划掉名字,是因为他们没有做驱魔人的天赋,甚至可能连一个月的考验期都没有通过。那些死去的才是让我感到真正害怕的。我很想知道比利·布拉德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忽然想起了那天艾丽丝说的话:“你不希望落个像老格勒戈雷上个徒弟一样的下场吧。”

    艾丽丝怎么会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呢?看起来好像大家都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只有我被蒙在鼓里。他的死是不是和艾丽丝她们一家有关呢?我暗暗祈祷,希望不是这样,可我的心里还是隐隐不安。

    出了书房,我急急忙忙地往山下的村里跑去。我想那个屠夫可能跟史布克有些交往,要不他怎么拿到史布克的袋子,就把肉装进去呢?所以,我想把我的猜测告诉他,并说服他带人去丽泽尔的房子里找那个丢失的孩子。

    那个时候已接近傍晚了,肉店已经关门了。我在街上敲了好几家房门之后,才有人出来应答。他们肯定了我的猜测,但是那个屠夫和村里的大多数男人都到山里找孩子去了,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回来。看来他们是决定在搜寻完那边的小山之后,再穿过山谷,去长岭脚下的那个村庄,就是第一个孩子失踪的地方。在那儿,他们会展开更大规模的搜索,而且可能会在那儿过夜。

    局势看起来不妙,我必须勇敢地面对一切,现在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了!

    不久,我怀着悲伤与恐惧的心情,沿着那条上山的小路重新回到了史布克的房子。我知道,如果麦凯琳巫婆成功地从深坑中逃脱的话,那另一个小孩恐怕也活不到天亮了。

    我知道,现在只有靠我站出来,来制止这一切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