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作者:[加] 罗伯特·索耶 | 发布时间:2017-09-17 12:47 |字数:3403

    阿夫塞平躺在地板上,想放松下来。克尼尔和坎杜尔叫玛尔—比尔托格给他从头到脚做了全面检查。比尔托格虽然不是医生,但受过急救训练。比尔托格说,阿夫塞尾巴的后半部分必须切除,之后,被砸碎的骨头才有可能重新长出来。截尾手术只能等他恢复体力,找到一家合适的医院以后才能作。有人给他端了一碗水和几碗血,他听见皮窗帘被拉上了。这显然是不必要的,反正他什么都看不见。

    终于,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阿夫塞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隔着木门,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我可以进入你的地盘吗?”

    “迪博?”阿夫塞说,仍然昏昏沉沉,非常虚弱,“哈哈特丹。”

    门嘎吱一声开了,阿夫塞听见了国王的脚步声,渐渐来到他躺着的地方。

    阿夫塞想抬起头,但力气仍然没有恢复,胸部还在疼痛。

    “你怎么样,阿夫塞?”迪博说。

    “很累。浑身疼痛。你想我会怎么样?”阿夫塞发现自己的语气带着愤怒。

    “是啊。”迪博说,“对不起。”

    “是吗?”

    阿夫塞听见板条吱地响了一声,那是迪博在移动身体。他猜想国王可能蹲了下来,想好好看看他。

    “是的。”

    “首都怎样了?”

    “还用说,当然损失巨大。但一些建筑物还在。”

    “皇宫呢?”迪博沉默了一会儿,“已经夷为平地了。”

    “你的政府怎样了?”阿夫塞听到迪博磕了磕牙,“政府还在。我的权力不是存在于建筑物中。”

    “存在于谎言之中。”

    迪博的语气出人意料地温和,“是吗?我的祖先拉斯克第一个绕着世界航行了一半。他确实是第一个凝视‘上帝之脸’的人。如果没有他,你就不可能进行你的航行,不可能发现你发现的东西。你说世界要毁灭——”

    “是的。”

    “好吧,如果是这样,至少一部分知识应该归功于拉斯克。”迪博又磕了磕牙,“政府仍然存在。”他简单地重复道。

    “不,”阿夫塞说,“不,不存在了。至少,你的政府不存在了。”

    “不存在?”

    “不可能存在。任何东西都不会存在。世界就要毁灭了。”

    “你坚持那种看法?”

    “你看见今天发生的事了。”

    “陆地摇动,火山爆发。这些情况从前也发生过。”

    “它会再次,再次,再次发生,而且会逐渐恶化,直到这个世界像蛋壳一样碎裂。”

    “你真的这么想?”

    “是的,迪博。我真的这么想。”阿夫塞停了一下,“萨理德知道真相。在他去世之前就知道。”

    “那么,你要我做什么?”

    “做必须做的无论什么事情。你拥有权力。”

    “也许吧。鲁巴尔教徒今天差点占领了首都。”

    “你终究会重新控制局面的。你今天是因为毫无准备,但其他省可以帮助你恢复权力。”

    “是的。”迪博缓缓说道,“我想他们会的。”

    “毕竟,各省的省长不都是你的亲戚吗?”

    “什么?”

    “他们不是你的亲戚吗?”阿夫塞说。

    “不,他们不是。”

    “也许吧。我看不见你是不是在撒谎。所以,我不必把听到的一切都当成有价值的真话,对你说的话也是这样。”

    “你已经变得更老练了,阿夫塞。”

    “是的。这是成长的一部分。”迪博的声音柔和下来,“是的,的确如此。”

    “无论如何,”阿夫塞说,“关键在于,其他省的省长们忠于你。而整个‘陆地’只能集结起五百个鲁巴尔教徒。这么少的人坚持不了多久。”

    “你这方面的预言是正确的。”迪博说。

    “我的所有预言都是正确的。”阿夫塞说。

    “是吗?”“你知道是的。”

    迪博的声音有些变了;他肯定已经离开了阿夫塞。“你相信你是对的,但我不得不确证一下。按你说的做,将耗费庞大的资源,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阿夫塞翻了个身,想找到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稍减胸口的疼痛。“你回到首都后,可以到我的住处找我的笔记本。即便屋子垮了,也能从碎石中找到它们。让娜娃托或者其他任何有学问的人帮你弄清那些方程式。你会看到,世界的毁灭是不可避免的。这不仅仅是我相信的问题,迪博。这是真理。这是可以证明的真理。”

    “但很难理解。”国王说。

    阿夫塞有点怀疑,迪博会不会是伦茨的八个孩子中反应最慢、最迟钝的。真要是那样的话,他能胜任这个任务吗?迪博能够领导他的人民朝正确的方向前进吗?现在,昆特格利欧恐龙比其他任何时候都需要真正的领导,真正能带领他们走向未来的人。

    “我相信你,我的朋友迪博。”阿夫塞终于说,“你会知道,你会理解,而且你会做你必须做的事。”

    木地板吱嘎一响,迪博又在走动了。

    “我要做正确的事。”国王说。

    “我希望你会。”阿夫塞回答道。

    “你好了之后,我将任命你担任我的宫廷占星师。”阿夫塞叹了口气,“一个瞎眼的占星师?我能做什么?”

    迪博轻轻磕磕牙,“很多代以来,萨理德和他的前任们都是在宫廷办公楼的地下室里工作,而不是出去看星星。一个瞎眼占星师会有什么劣势?”

    “我——我仍然对你不满,迪博。我难以释怀。你允许他们弄瞎了我的眼睛。”

    “但我阻止了耶纳尔博杀你。”

    “只是暂时的。”

    “难道坎杜尔没有告诉你吗?耶纳尔博死了。当然,不可能知道是谁杀死了他。但这个高级祭司确实在中心广场的混战中被杀死了。追究谁杀死了他没有意义;人人都疯了,不能责备任何人。”

    阿夫塞感到受伤的尾巴抽搐起来。“耶纳尔博死了?”

    “是的。”

    “那么,谁是他的继任者呢?”

    “祭司有他们自己的承袭体系。他们将任命新的高级祭司。”阿夫塞粗重地喘了口气,“祭司们会有什么变化吗?我很怀疑。不过这或许真的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他感到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是的。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回首都。”

    “你说什么?我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回到港口了。戴西特尔号已经停泊了。火山爆发停止了,流入城市的熔岩也因为暴雨而冷却了,凝固成了岩石。”

    “娜娃托怎样了?”

    阿夫塞听到迪博用嘴巴发出一记响声。“啊,娜娃托,是的。”片刻间,国王的声音又变成了过去那个爱开玩笑的迪博,“好你个古板的老角面,居然不按季节交配。你应该感到惭愧才是。”

    “娜娃托会怎么样?”阿夫塞又问。

    “照我看,她没有犯罪。她可以随便做她高兴做的事。”

    “可以回她的杰尔博部族?回到陆地深处?”

    “她可以选择回去,是的。可她没有。”

    “什么?”

    “是这样,我的首席占星师需要一个助理。当然喽,你能做很多事,可你的情况——”迪博顿了顿,“我问她是否愿意留在首都帮助你。她说愿意。”

    刹那间,阿夫塞的心房猛烈跳动起来,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欢乐。然而,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

    迪博换了一个姿势,木条又“吱”的一响。“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的。她把你们相遇的经历告诉了我。”

    阿夫塞聚起力气,支撑着离开地板,站了起来。他的尾巴伤得太厉害,无法支撑体重。他伸出一只手扶住墙壁。“她想留下来,我当然很高兴。但做我的助理,这个工作不适合她。她非常优秀,迪博。她的目光远大,”——他搜寻着合适的词——“像望远器。”

    “克尼尔也这样说。但如果不做你的助理,又做什么呢?”阿夫塞朝迪博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你相信我对未来的看法吗?你会带领我们逃离这个世界吗,在它毁灭之前?”

    迪博沉默了几次心跳的时间。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一字一句,坚决地说:“是的。”

    “那么,就让她做这个项目的主管。让她负责——叫它什么来着?——昆特格利欧恐龙的出逃。”

    “这个项目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也许。”

    “你相信她是这项工作的最好人选?”

    “这是毫无疑问的。”

    沉默。只有船上木板的“嘎吱”声,波浪的拍击声。“就这样定了。”迪博终于说,“我把这项任务交给她。给她所需要的一切人力物力。”然后又说,“你准备好没有,我们到甲板上去?”

    “我想我准备好了。”

    “我帮你一把。”迪博伸出一只手臂挽着阿夫塞的肩膀,阿夫塞也挽住了他。

    年轻占星师身体的重量放在国王身上。他们一起走上斜坡,来到甲板。恒定的微风吹拂着他们。阿夫塞的鼻口感到了太阳的热量。

    甲板响起一阵“嘎吱”声,一会儿之后,传来娜娃托的声音。“阿夫塞,你还好吗?”

    他朝声音的方向点点头。“还有些痛,但好多了。”他磕磕牙,“我终于体会到克尼尔的感受了。尾巴不好走起路来真困难。”他真希望自己能够看见她,“孩子们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全在这儿。”

    “这儿?”

    “克尼尔在下面的货舱里找到一辆手推车。虽然不是什么理想的婴儿车,但就算在育婴堂也找不到合适的。保育员告诉我,从没制造过可以同时容纳八个宝宝的婴儿车。”她停了一下,“这辆手推车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加尔普克在睡觉。”

    “我们走吧。”迪博说。

    他和阿夫塞开始跨过连接处,朝戴西特尔号的前甲板走去。一会儿过后,阿夫塞听到了娜娃托手推车的“嘎吱”声,还有微弱的“吱吱”声,那是加尔普克发出的声音。

    “我们这是到哪儿去?”站在他们身边的娜娃托问道。

    翼指在头顶鸣叫。从国王的声音里,阿夫塞听出他的鼻口正朝着天空。

    “到星星上去。”迪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