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美] 杰夫·格拉布 | 发布时间:2017-09-17 12:31 |字数:1865

    衣衫褴褛的男人浴在光照中,立在暗影幢幢的房间里。最后一支香烟的烟雾缓缓盘绕在他身体四周,他的脚周围的地上扔满了烟头,像坠落的星星。

    “现在你们所看到的。”迈克·利伯蒂说道。准确地说,是发光的影子对着环绕他的黑暗在讲话,“是我个人微不足道的斗争,在有限的范围内,用我自己的武器。不是用巡洋舰、太空战士和星际陆战队,而是用真实的报道。我很清楚应该怎样来运用它。”

    利伯蒂的光影长吸一口烟,把最后这支“棺材钉”扔到地上,“你们大家,无论是谁,都有权知道其中的真相,所以我特地使用了难以删改的三维图像传输方式。我把自己了解的事实,在这里作了完整的报道,甚至把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也告诉给大家。这样一来,他们再想欺骗人民就会倍感困难。我尽力将信号传到最远的地方,尽量覆盖开放的公共频道,让尽可能多的人认清孟斯克、泽格族,以及普罗托斯族的实质。同时认识像吉姆。雷纳和莎拉。凯丽甘这样的战士,记住他们身上发生的悲剧和他们为人类所付出的努力。”

    迈克·利伯蒂伸手挠了一下脖子,然后继续说道:“刚刚进入军队时,我以为军队不过是一个变相的官僚机构而已,充斥其间的都是些懦夫和白痴。”

    光影的眼睛看着听众,稍顿片刻又说:“呃,我是正确的,同时也错了。因为有一些人在险境中真心地帮助身边的人,使他们得救。使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灵魂,得救。”他皱了一下眉头,补充道,“如果人类想要走过前面这段黑暗的道路,我们就需要更多像他们这样无私无畏的人。”

    他再次耸耸肩,“情况就是这样。联邦的崩溃,泽格族和普罗托斯族的入侵,‘特兰帝国’的孟斯克皇帝的发迹,就是这样。现在,战争还在持续,行星相继死亡。许多时候,好像还没有人清楚这是为什么。以后有新的发现,我还会像这次一样向大家报道。”

    “我是迈克·利伯蒂,我不再属于UNN.现在,我是自由的人,不再受谁控制。这次报道到此结束。”

    话音刚落,迈克·利伯蒂光影就定格不动了,像一座被光冻成的冰雕。一丝略带倦意的微笑凝在脸上。那是一个满足的微笑。

    全息图像四周亮起灯光,这些灯是为了播放全息广播而专门培育的照明灯。脉动的墙壁湿漉漉的,布满下垂的溃疡状肿瘤。胶水一样的黏性液汁从肿瘤上渗出,缓缓向下滴落,使房间保持温暖潮湿。全息图像投影仪是人类的设备,里面伸出一根电缆,没人一堆黏糊糊的脓疮里,与这幢活体建筑的动力设施联结起来。联系人类与泽格族两个世界的这堆脓疮曾经是一名殖民地陆战队员,但是现在,它效忠于自己的新主子,服从于地位高于自己的泽格族成员的意志。

    四周布满半活体屏幕,泽格族高级成员们通过屏幕联系,讨论着刚才看过的报道。他们是构成泽格族社会的上层角色,培育它们的目的只有两个:思考与指挥。当然,他们同样对泽格族社会更高的意志忠心不二。

    投影室里,一只手伸向前去,按下快退键。这曾经是一只人类的手,但现在已经经过了泽格族的有机体突变改造。暗绿色的皮肉,角质一样的刺从肉里往外戳出,斑斑点点。奇特的脓液和新的机体在表皮下盘绕滑行。她曾经是人类的一员,但现在她已经通过泽格族的改造,服从于一个更高的意志。她的名字曾经是莎拉。凯丽甘,现在她叫“刀锋皇后”。

    屏幕上,泽格族领导者们喋喋不休,声明自己的看法。凯丽甘没有理睬它们,它们没有一句话能说到点子上。她身体前倾,细细研究全息影像描出的那张饱经风霜的脸,研究脸上那双富有洞察力的、深邃的眼睛。她那经过改造的心灵深处搅起一些什么,这个人仿佛是自己记忆中的幽灵。还有别的人,也在记忆中呼之欲出——为了使自己的人性不至泯灭,不惜牺牲性命的人。

    不同于性命犹存,只牺牲了人性的人。

    过去的某种情绪掠过全身,曾经属于人类的本性在这个瞬间,冲击着她现在的泽格族感知。但这种情绪才经产生便已压抑下去,其它泽格族成员没有谁注意到她的反应,至少凯丽甘认为没有谁注意到。

    凯丽甘点着头。有这种不舒服的情绪,全都怪那个记者的话。自己心烦意乱的原因应该是报道本身,不会是由此引起的回忆。迈克·利伯蒂一贯长于言辞,甚至连一位皇后都可能受到他的影响,怀念过去身为小卒的日子。

    尽管如此,迈克·利伯蒂的广播中透露出许多信息,许多她现在的同类那种非人类的脑子根本不可能理解的信息。许多极有价值的资料。从迈克·利伯蒂讲的话里可以预知许多事情未来的动态。还得再仔细听听他说了些什么,又是怎样说的。

    投影仪“叮叮”鸣响,发出快退结束的信号。那只非人类的手按下播放键,然后竖起一根手指,触到自己宽宽的嘴唇上。

    凯丽甘,“刀锋皇后”,对着再次显现的利伯蒂的光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想搞清楚还能学到什么新东西——从自己新的敌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