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光晕 尾声

作者:[美] 埃里克·尼伦德 | 发布时间:2017-09-17 11:39 |字数:3545

    军历2552年8月30日0647时

    UNSC秋之柱号,波江座ε星系边缘

    秋之柱号加速驶离致远星,科塔娜不断用飞船上的自动机关炮射击着那些烦扰他们的“六翼天使”战斗机。好几艘圣约人护卫舰就咬在后面。她启动应急推进器,躲过一轮能量束的袭击。

    科塔娜将受损的备用反应堆能量输出值提高到了危险的级别。他们必须在激活肖一藤川超光速加速器之前继续提速,否则跃迁就会失败。

    她重新验证了一下自己的计算。根据科尔协议,他们的跃迁目标必须远离地球……但也不能随便找一条完全随机的航向。

    士官长说他认出了导航显示屏上简单的导航符号,他说的是真的。

    科塔娜进入了斯巴达们的任务记录数据库。她仔细审阅着这些数据,并将其存入自己存储器里一个备用的长期有效的缓存区。当她重新阅读斯巴达117的任务报告时,科塔娜发现2525年他曾在一艘圣约人飞船上看到过类似的符号。而且这些符号和他从第四行星自然历史博物馆中取得的岩石标本上的符号也很相似。军情局报告说,岩石上的符号完全无法用现有的密码分析学破译。

    凯斯命令她找出这些数据中之间的关联,来设计航线。科塔娜将这些异星人的符号载入,并没有将它们与字母表和象形文字进行比对,而是将其与星图比对。

    她发现了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相似性——当然,也有大量不同。科塔娜重新对这些符号进行了分析,这次她考虑到了上千年来所有恒星的位置的偏移变化。

    十分之一秒后,她得到了结果:与星图有百分之八十六点二的吻合度。

    有趣。也许那些石头上的标记就是导航符号,尽管它极不寻常。这是些精美如油画、优雅如汉字书法的符号。

    第四行星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圣约人展开一场全面攻势?无论是什么……科塔娜都对此很感兴趣。

    她将新的导航坐标与她接到的指示进行对比,结果令人满意。新的航线并不违背科尔协议。很好。

    那些圣约人护卫舰再次向秋之柱号发射等离子能量束。

    她将新的导航坐标输入飞船控制系统,同时将推演结果所用的逻辑规则存入她的高度机密的缓存区。“接近饱和速度,”她对凯斯上校说,“启动肖一藤川超光速加速器。新航线确认。”

    圣约人护卫舰也加快到脱离常规空间的速度。他们试图进入跃迁断层空间,继续追击秋之柱号。该死。

    肖一藤川超光速加速器在常轨空间中撕出一个口子。秋之柱号四周闪起一阵光亮,接着便从常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航程中,科塔娜有很多时间思考。大部分船员都被冷冻休眠在低温舱里。只有一些工程师被挑选出来修理主反应堆。这是徒劳无益的……科塔娜对反应堆的受损情况很清楚,修理好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她还是调配了一些运算资源给他们,帮他们重建了对流感应线圈。

    致远星沦陷时,哈尔茜博士在那儿吗?科塔娜感到一种强烈的哀痛。也许她已经逃离了致远星。这个可能性很低……但博士之前也曾作为一名幸存者,从圣约人的魔爪中逃脱过。

    科塔娜运行了一遍自诊断程序。她自身的阿尔法级别命令未受损害。她所设定的航线没有危及到主要任务。但不幸的是,他们抵达的时候肯定会遇到圣约人飞船……无论他们抵达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圣约人战舰跟着他们进入了跃迁断层空间。但在这个难以捉摸的空间维中,它们总是比UNSC飞船更快,也更精确。

    凯斯上校和士官长也许有机会重创并俘获一艘圣约人舰船。迄今为止,他们的“好运”一直在挑战一切的可能性和统计学变量。她希望他们拥有的好运气能使他们对这些概率的忤逆继续获得成功。

    “凯斯上校?醒醒,长官,”科塔娜说,“我们将在三小时后进入常轨空间。”凯斯上校从冷冻舱中坐起来。他舔了舔嘴唇,又干呕了几下,才开口说:“我恨这玩意儿。”

    “吸入用表面活性剂具有极高的营养价值,长官。请让这些蛋白质复合物从咽喉进入口腔,再吞咽下去。”

    凯斯上校抬腿迈出冷冻舱。他咳了几声,将黏液吐在地板上。“科塔娜,如果你尝过这玩意儿,就不会这么说了。飞船状况如何?”

    “二号反应堆完全修复。”她回答道,“一号、三号反应堆仍无法运转。我们现在拥有百分之二十的能源。射手型导弹编号I列到J列的发射舱可以使用。自动机关炮存弹量百分之十。我们仅存的两枚湿婆神式核弹完好无损。”她停下来,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磁力加速炮,“磁力加速炮己消磁。我们无法使用这个系统了,长官。”

    “真是个好消息,”凯斯呻吟道,“继续。”

    “舰体破损己修补完毕——但十一、十二、十三号甲板主体己被完全摧毁,其中包括斯巴达们的武器贮藏箱。”

    “还有步兵武器剩下吗?”凯斯问,“我们可能需要赶走一些强行登舰的敌人。”

    “是的,上校。我们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标准陆战队武器。你要看一下清单吗?”

    “以后吧。船员们怎么样?”

    “全休船员状态正常。斯巴达117和其他陆战队员及警卫人员一样仍在休眠。我正在唤醒所有关键位置的舰桥人员。”

    “圣约人怎么祥?”

    “如果它们能追踪这艘船的话,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结果了,长官。”

    “很好。我会在十分钟后到舰桥去。”他从冷冻舱中站了起来,喃喃说道,“我己经太老了,禁不起这么冻,更别说以光速穿越宇宙了。”

    科塔娜检查了苏醒船员的身体状况。多米尼克少尉有点儿心律不齐,她很快就治愈了这个毛病,其他人的状况都很正常。

    上校和船员们都来到舰桥,各就各位。他们等待着。

    “五分钟后进入常规空间,长官。”科塔娜宣布道。

    科塔娜知道他们都能看到倒计时计时器,但她也注意到她平和的声音可以对船员们的紧张状态起到良好的缓解作用。他们的反应速度提高了百分之十五——大致如此。有时人类的缺陷会使计算结果产生令人恼火的误差。

    她又检查了一遍每个还运转正常的系统。秋之柱号在致远星受到极大创伤。它现在还没散架就已经是奇迹了。

    “三十秒后进入常规空间。”她对凯斯上校说。

    “科塔娜,关闭所有系统。当我们进入常规空间时,我不希望惹人注意。如果圣约人真的跟着我们——也许我们还有机会躲起来。

    “是,长官。正在关闭。

    显示屏陆续被绿光覆盖,点点繁星进入他们的视线。一颗巨大的紫色气态行星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屏幕空间。

    凯斯上校说:“洛弗尔少尉,助推器点火,让我们进入那颗行星的公转轨道。”

    “是,长官。”洛弗尔说。

    秋之柱号静静地进入那颗行星的卫星的引力范围。

    科塔娜用雷达对前方进行扫描,那片阴影中有个东西。

    当飞船绕到气态巨星的阴影面时,这东西完全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它是个环形物体……巨大无比。

    “科塔娜,”凯斯轻声说,“那是什么?”

    科塔娜注意到所有舰桥船员的脉搏和呼吸都出现了突然的峰值……尤其是上校。

    这个东西安静地在天空转动。外层是灰色的金属,反射着明亮的星光。从这个距离望去,它的表面似乎深深蚀刻着华美的几何图案。

    “这有可能是自然现象造成的吗?”多米尼克问道。

    “不知道。”科塔娜回答。

    她激活了飞船的远距离检测仪。科塔娜的全息影像皱了皱眉。对于战斗需要来说,秋之柱号的扫描系统非常有效……但要对这种物体进行分析,它就像是个石制工具一样简陋。科塔娜将辅助系统的能源抽调出来投入扫描任务中。

    显示屏上逐渐显出它的轮廓。

    “这个环的直径有一万公里,”科塔娜说,“厚度有二十二点三公里。光谱分析还没有结果,但得到的图案和任何已知的圣约人所制成的物质都不吻合,长官。”

    她顿了顿,将所有远距离检测仪对准巨环。片刻之后,这个物体的近景图像出现在显示屏上。

    凯斯轻轻吹了声口哨。

    它的内层是由绿色、蓝色和棕色的地区拼嵌而成——毫无人烟的沙漠、丛林、冰原和宽广的海洋。朵朵白云在陆地上投下浓重的阴影。这个环旋转着,不一会儿就将另外一幅全新的景观展示在他们眼前:一团巨大的暴风在难以想像的广阔水面上形成了。

    科塔娜研究着这个巨环,无数方程式疯狂地在她的体内运转。她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这些数据——它的旋转速度和预估质量。不太正常。她又运行了一系列主动和被动扫描程序……终于发现了一些东西。

    “上校,”科塔娜说,“这个物体完全是人工制造的。有个重力场在控制巨环的自旋,并保证大气层存在。从这个距离,靠这些设备,我无法做到百分之百地准确,但可以说这个环似乎有氮氧大气层和与地球引力相近的重力。”

    “如果它是人造的,那建造它的到底是什么人……上帝啊,它本身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科塔娜足足用了三秒钟来运算这个问题,最后她回答说:“我不知道,长官。”

    凯斯上校拿出烟斗,点燃,抽了一口。他看着升腾的烟圈,思索著。“我们最好把它搞清楚。”

    遥远的未来,人类进入了宇宙时代。由于人口过剩等问题,地球上的居民不得不前往宇宙深处开拓新的殖民地。随着超光速引擎投入了实际应用,跨越星际的时间大大缩短了,人们终于可以自由来往于星际间。

    依照太空史诗的惯例,通常这时候就该有一帮强大而极具威胁的外星入侵者闪亮登台了。在《光晕》中,圣约人(Covenant),出演了这个任重道远的角色。圣约人其实是一个以宗教为纽带建立起的庞大团体,包括了许多外星种族,他们宣称人类对天神有侮辱轻蔑之意,亵渎了其信仰,于是悍然发动了针对人类的全面战争。

    战争,由此开始。

    《光晕》(HALO),由此开始。